唐诗说唐史:《曲江三章》、《过故人庄》

均田制

2019-03-28     作者 : 赵希夷    

曲江三章

杜甫

自断此生休问天,杜曲(地名)幸有桑麻田,故将移往南山边。

                                                               

过故人庄

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杜甫与孟浩然的诗中,都提到了“桑麻”,但桑麻田未必指的就是种植桑或者麻的农田,是对农作物或者农事的一种泛指,“桑田”、“麻田”多指永业田,即百姓私有的田地,相对应的所有权归朝廷,民众只有使用权的土地,多成为“露田”,也就是口分田。古人评价一个有作为的帝王,也经常会用到“劝课农桑”。孟浩然的诗中,一派祥和安宁的山水田园风光,抛弃了经纶世务的世俗烦扰,孟浩然在一刹那,可能有就此隐居的想法。官场失意的杜甫也多赖几亩薄田,让他得以存身。诸葛亮出山之前,也曾经自述“躬耕于陇亩”,农事,可以说不仅仅是寻常百姓的头等大事,就是圣贤文豪也不能不关注,对于农事来说,田制又是最值得探讨的。

唐朝初年的均田制

唐朝初年,多年的战乱,出现了大量的无主荒地,战争也对原先的世家大族造成了打击。朝廷藉此机会,为了快速恢复生产力,可以凭借权威,推行“均田制”,所遇到世族的阻碍也较少。

唐朝的均田制,对女性、奴婢及丁牛不再授田,这说明国家掌握的田产虽然多了起来,但人口还是增长的,已经无法做到全面覆盖了,之所以如此揣测,还可以从唐朝规定不会因为农户所在地土地贫瘠而加倍授田可以加以佐证。其大致内容如下:

1.每户男丁十八岁以上的中男和丁男,每人受口分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若为户主则加授,鳏寡孤独不授永业田,只授数量较少的口分田,道士、和尚也有适当的授田额,女人虽不授田,但道、尼姑却可以授田;对于工商业者,授田减半;

2.王公大臣,勋贵官员都有按照级别匹配的永业田,官府还有职分田和公廨田,职分田的地租作为官僚俸禄的补充,公廨田的地租作官署的费用。这两种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

3.贵族官员的永业田可以自由买卖,普通百姓特殊情况下,可以出卖永业田,遇到迁移他乡,可以出卖口分田。

由此可见,杜甫诗中的“杜曲幸有桑麻田”,应该是其祖父杜审言、父亲杜闲做京官的时候,朝廷所授予的永业田,永业田不仅私有,还可以传给子孙。也就是说,“安史之乱”前的杜甫产业还很雄厚。

靠着均田制的推行,唐朝初年确实调动了百姓的积极性,对于生产力的恢复与发展,也起到了正面的作用。唐朝得以奠定了“贞观之治”的物质基础,《唐律》为保障均田制的实施,严厉打击土地兼并,这就使得在籍的农户数量增多,扩大了征税的来源。

均田制的破坏

虽然《唐律》抑制土地兼并,但又默许土地买卖的行为。随着唐朝经济的发展,土地买卖流转成为了必然的趋势。

唐朝一开始对官员、贵族大量赐予永业田,但他们又偏偏是可以免除租税的特权阶层,不止他们,连一些普通的僧道阶层也可以不用征税,归化的外族人可以免征十年的租税。由于免税人口的范围很大,除却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官吏队伍,大量无力耕种的百姓选择逃入佛寺、道观,所以,均田制看似向普通民众倾斜,产生的效果却是“以天下三分劳筋苦骨之人,奉养七分坐待衣食之辈”。唐武宗在后来灭佛,就有扩大税源的需求,实际上,道教也同在唐武宗整顿之列,这说明,宗教授田严重影响了社会的正常发展;

从均田制本身来看,也有很多固有的缺陷。露天也就是口分田,在户主死亡之后,要收归国家,国家再次分配,在这个过程中,普通民众便可以私自交易,(唐律不允许土地买卖,但又允许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所以民众私自交易,并不违反唐律,只是在钻律法的空子)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会使得征服无法真正掌握地籍的真实情况,这让朝廷无法真正在日后收受的过程中做到公正,还直接导致了建立在均田制基础上的租庸调制破产。(此制规定,凡是均田人户,不论其家授田是多少,均按丁交纳定额的赋税并服一定的徭役。唐代人口不断增加,到后来政府已无足够土地实行均田制,领田者所得土地不足,但又要缴纳定额的租庸调,使农民负担不来,唯有逃亡,而造成租庸调制的破坏。)

而且,大量的免税户兼并土地却仍不需要交税,百姓授田不足(特权阶层兼并土地,国家用来授予平民的土地自然减少)却仍需要缴纳足额的赋税。这就影响了百姓的积极性,再遇上天灾的年份,百姓的土地很可能被兼并,失去土地的百姓或者成为流民,或者投入特权阶层的保护伞下,这导致户籍的失真,又让因均田制赖以存在的府兵制名存实亡,唐玄宗年间,不得不改府兵制为募兵制,客观上也是安史之乱的间接原因之一。

影响

均田制遭到破坏,除了土地兼并的这些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到唐玄宗开元盛世年间,商品经济的发达,这也会让一些人开始抛弃农耕,转为经商谋生。在大唐开元年间,均田制破坏产生的社会矛盾都被繁华的盛世所掩盖: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

公私仓廪俱丰实。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宫中圣人奏云门,

天下朋友皆胶漆。百馀年间未灾变,叔孙礼乐萧何律。

但安史之乱后,一切社会矛盾都愈发凸显,李绅的《悯农》写道: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相同的,柳宗元的《捕蛇者说》也描写了一个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捕蛇,获得免除租税的人,并发出了“苛政猛于虎也”的感叹。

这一切都说明了,唐朝必须得做出自身的改变了,唐德宗建中元年,听取宰相杨炎建议,实行两税法后,均田制终于瓦解。







发布人 : 赵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