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说唐史:《少年行》

兼容并包

2019-03-28     作者 : 赵希夷    

少年行

李白

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

经过燕太子,结托并州儿。

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

因击鲁勾践,争博勿相欺。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这首《少年行》,显示了大诗人李白的不一样的一面,李白除了诗歌、饮酒外还具备剑豪的气质,而这三种元素正是江湖侠客的完美构成。年少轻狂的李白结交好友,兴之所至,最好的方式就是饮酒,一群人大笑着走入了胡姬开的酒肆中。不论这个酒肆是胡姬所开,还是当时的本土人开设酒楼,让胡姬招徕顾客,不争的事实是,当时的大唐,有不少外国人居住。

拿长安来说,那是当时国际上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就是如今的太原,在当时还有波斯商人出入。

唐朝国力强盛,自然就会刺激消费娱乐行业的兴盛,所以就会有酒家之类的场所不断出现;随着唐朝对西域的经营,很多西域包括中亚的胡人靠着连通东西的丝绸之路来到了唐朝;再加上唐朝本身兼容并蓄的文化自信,所以,“胡风”就成了大唐文化中,最突出的特色。

唐朝的帝王出身自关陇集团,能文能武,他们虽然并无鲜卑族的血统,但由于交流频繁,也不自觉得沾染了鲜卑族的某些特质,比如酷好音乐与舞蹈。李世民还亲自制作乐歌和设计舞蹈动作,他根据民间乐舞,结合自己多年征战,创作出的《秦王破阵乐》,甚至享誉天竺,戒日王还向玄奘大师,专门询问。而李世民身边恰好有两个颇受宠信的西域音乐艺人,白明达与安叱奴。唐玄宗李隆基的艺术细胞更为高超,他创作的《霓裳羽衣曲》,就改编自西凉节度使杨敬述所带来之西域《婆罗门曲》。

西域的人们不善耕作,来到大唐后,从事商业是最好的营生方式,酿酒又几乎是第一选择,所以在长安的酒肆中,经常能飘来西域风情的音乐,一些胡姬,在酒肆中翩翩起舞,他们曼妙的身姿,充满异域风情的美丽,引得李白这样的大诗人趋之若鹜,“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久而久之,胡姬成了长安高端娱乐场所的代名词,胡姬的舞蹈也成为了一种时尚,被达官贵人学习模仿,白居易有诗云:“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当然了,这些胡姬毕竟背井离乡,台前强颜欢笑,背后辛酸苦闷,罗隐《听琵琶》便写到:“大抵曲中皆有恨。”

现代许多乐器琵琶、笛子其实都是从西域传来,当时大唐的演艺明星们,除了李龟年这样的本土明星,也不乏胡人,白居易《听曹刚琵琶兼示重莲》中的曹刚,便是西域曹国人,刘禹锡在《与歌者米嘉荣》中写到的:“唱得凉州意外声,旧人唯数米嘉荣”,的米嘉荣,也是西域人。文化的交流与影响总是相互的,很多西域的演奏家入乡随俗,开始加入了汉文化的元素,李白诗中写道:“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声”;汉人中的艺术家在自己的创作中,也从西域元素中汲取灵感,部分西域乐器,更是得到了他们的青睐,尤其是边塞诗人,“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不仅在上层社会,就是民间,也随处可见西域文化的影响。波斯国曾经向唐朝仅供进贡国狮子,波斯被阿拉伯帝国灭亡后,波斯王子流落大唐后,就永久居住在了长安,与波斯的频繁交流,诞生了《狮子舞》,唐朝百姓对狮子十分喜爱,把狮子当做镇宅的吉祥物,流传至今。胡饼、胡服、胡语更是充斥着百姓的日常生活。

不止音乐舞蹈,在与宗教联系密切的建筑艺术上,唐朝也吸收了许多外来元素,当时的长安各式建筑紧罗密布,让人体会到这个国家的生机勃勃。主动打开怀抱,与别国交流,更加彰显了这个民族的自信,迄今为止,中国人都被称为“唐人”,实至名归。


发布人 : 赵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