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说唐史:《使至塞上》

开拓西域

2019-03-28     作者 : 赵希夷    

使至塞上

王维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唐诗中有很多边塞诗,有反映将士们视死如归英雄气概的,如“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有反映将士征战辛劳的,如“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马策与刀环”;也不乏对朝廷开边政策的反思,如“列国自有疆,岂在多杀伤”。

唐朝边塞诗在艺术价值上不仅水准极高,在创作量上也很高产,“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我们应该关注到了,无论是玉门关还是阴山,都在靠近西域的地方,这大概反映了唐朝对于西域的经营。

与王昌龄、高适、岑参定义为边塞诗人不同,王维的作品中,边塞诗仅仅是他作品的一小部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回首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因为他,“射雕”成了英雄人物建功立业的代名词。不过,王维最好的边塞诗,还是这首《使至塞上》,这首诗脍炙人口,传诵甚广,说是边塞诗中最杰出的作品也不为过。

王维除了诗作,擅长绘画,这首诗中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体现了苏东坡对王维“诗中有画”的评价,地平线上的大漠,如长河般辽阔,在大漠中孤独耸立的烽火台,烽烟直送云霄,高空的落日增添了悲凉又雄壮的意境,构成了一幅完美的立体画面。

王维的诗中,除了反映边塞不一样的美景,还给人一种大唐威武,边境无事的祥和之感,而且似乎唐朝的版图还很辽阔,燕然、居延这些地方,在汉代尚是汉朝与匈奴以及其他少数民族拉锯的地方,此刻已经完全被纳入了大唐的版图。不得不说,从初唐到盛唐,唐朝对于西域的控制是很成功的。

唐朝前期在西域取得控制权

唐朝刚刚建立的时候,草原的西突厥一度攻入大唐腹地,李世民还曾经与颉利可汗在界桥进行了屈辱性的会盟。经过“贞观之治”后的大唐,在李世民的亲自策划下,唐将李靖一举击败东突厥,俘虏了颉利可汗。唐朝对东突厥的决定性胜利,震动了西域。西域诸国都纷纷归顺唐朝,称李世民为“天可汗”。

东突厥被灭之后,原本属于慕容鲜卑一支的吐谷浑,就成了唐朝控制西域的最大劲敌,唐军云集了大唐初年最豪华的名将阵容,李靖为统帅,侯君集、李道宗以及此时已经归属大唐的突厥名将契苾何力、执失思力为辅,在人数明显弱于吐谷浑的情况下,却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击败了吐谷浑,王昌龄《从军行》就是描述此事,“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在西域诸国中,并不是所有的都是胡人,恰恰有一个例外,高昌这个不起眼的小国,主体却是汉人。这个地区的汉人,在远离中原王朝庇护的情况下,能够顽强生存下来,属实不易,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中原的向心力也逐渐减弱。高昌国王麴文泰不仅追随西突厥,还扣押西域各国派往唐朝的使团与商人,唐太宗出于优抚的初衷,诏令麴文泰赴长安觐见,麴文泰耐人寻味得回绝道:“鹰飞于天,雉伏于篙,猫游于堂,鼠叫于穴,各得其所,岂不能自生邪?”意思是李世民是天上的雄鹰,我麴文泰是地上的野鸡,大家各过各的,为什么你要管我?这种绵里藏针的态度,在唐太宗看来,是赤裸裸得挑衅,唐太宗命令侯君集于贞观十四年,长驱三千里大漠,蓦然出现在高昌国都城下,一战而下,这就是中原王朝,“犁庭扫穴”的见证。

安西四镇的设立

唐朝击败吐谷浑和高昌后,为了镇抚西突厥,置安西都护府于西州交河城,同时在龟兹﹑焉耆(今新疆焉耆西南)﹑于阗(今新疆和田西南)﹑疏勒(今新疆喀什)四城修筑城堡,建置军镇,由安西都护兼统,故简称“安西四镇”。

由于唐朝对西突厥的打击,客观使得吐蕃有了发展的契机,日后与唐朝在西域角逐的变成了吐蕃。唐太宗与吐蕃确定了良好的姻亲关系,这种友好的外交,也被唐高宗继承。但由于唐朝此刻,致力于消灭高句丽,吐蕃就在西线不断侵犯唐朝,唐高宗不想两面同时发生战争,就让安西都户府暂时后撤。

等到高句丽彻底被消灭,唐高宗得以把唐朝东线的名将薛仁贵调到西线,但是由于部署失误,大非川一战,薛仁贵惨败,吐蕃在西域的势力达到顶峰。武则天临朝称制后,命武威军大总管王孝杰率大军全线反击吐蕃,唐军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大破吐蕃,克复龟兹、于阗等四镇,自此复于龟兹置安西都护府,用汉兵三万人以镇之”。 这次军事行动的胜利,使唐朝重新确立了对西域的统治地位,还使吐蕃内部产生了动乱。

在这之后到安史之乱的半个世纪,唐朝在西域始终对吐蕃保持着优势,在西域,唐朝与吐蕃都属于在偏远地区作战,这考验的便是政治影响、军事补给能力,以盛唐的国力,唐军最终在西域翻盘不足为奇。但到河陇地区,吐蕃就占据优势了,吐蕃进入河陇,属于居高临下,唐军如果从河陇进入吐蕃境内,首先要克服的就是高原反应,饶是如此,吐蕃依旧只能局限于对唐朝的边境进行骚扰,而没有大举进攻的能力。

王维这首《使至塞上》,就创造于开元盛世年间,都护崔希逸在勃律对吐蕃作战胜利的背景下,王维在边塞的诗中,丝毫没有紧张的气氛,可见大唐当时对西域的经略十分成功。

大唐与阿拉伯帝国的接触

在吐蕃暂时无力干涉西域后,新兴的阿拉伯帝国扩张到了西域,大唐与阿拉伯帝国,这两个体量巨大的国家有了接触。狂妄而又愚蠢的阿拉伯帝国在东方的最高长官哈贾吉·本·优素福应许他的两个大将——穆罕默德和古太白·伊本·穆斯林,谁首先踏上中国的领土,就任命谁做中国的长官。

当时在西域的大唐最高将领是高仙芝,他擅长奔袭作战,几次战斗下来,让他名震西域,他作为大唐在西域的代表,也担负着维护西域秩序,保护归顺大唐的属国的责任。在阿拉伯帝国不断扩张,很多信奉佛教,不愿意皈依伊斯兰教的国家向唐朝求救。

高仙芝决定教教阿拉伯人怎么做人,他借口石国对大唐无礼,攻破了石国,侥幸逃脱的石国王子,向阿拉伯帝国求救。高仙芝先发制人,率领唐军,奔袭大漠,瞬间出现在怛罗斯城。

高仙芝并未带上安西四镇的全部兵力,而在怛罗斯城不远的倭马亚,却是阿拉伯帝国的重兵集结地,他们也准备攻击安西四镇,只是没想到高仙芝能反客为主,回过神的阿拉伯人,把这些兵力都投入到了怛罗斯,面对这种压力,高仙芝依旧表现出了百战名将的素质,步兵的强弓劲弩,配合骑兵的冲击,对阿拉伯军队占据了绝对优势,只是由于阿拉伯军队数量太多,唐军一时无法取胜,只是葛逻禄番兵突然临阵倒戈,唐军才被这忽来的变数击垮。

此战过后,唐军退出了中亚,但阿拉伯帝国也不再想染指西域。怛罗斯之战的失利,并未对唐军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没过几年,封常清便再次在西域开疆拓土,不是安史之乱的忽然发生,唐朝很可能再次经略中亚,安史之乱爆发后,安西四镇依旧牢牢掌握在大唐手中,吐蕃也没能占据多久,就被回鹘击败,再次一统中原的北宋,已经无力将触角深入西域,西域诸国也在黑汗王朝的打击下,慢慢成为了伊斯兰教的信仰地区。


发布人 : 赵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