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说唐史:《赋房玄龄》

宰相制度

2019-03-28     作者 : 赵希夷    

赋房玄龄

李世民

太液仙舟迥,西园引上才。

未晓征车度,鸡鸣关早开。

                                                                                   

贞观之治的局面,不是唐太祖李世民一人奠定的。贞观朝名相辈出,如敢于直谏的魏征,“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的萧瑀,最出名的还是有“房谋杜断”美誉的房玄龄与杜如晦,由于杜如晦作古较早,对于李世民奠定贞观之治佐力最大的毫无疑问是房玄龄。李世民这首诗歌,与房玄龄一起回忆了相遇相识,艰难创业的过程,不说是肝胆相照,也算是肺腑之言了。贞观朝,如此多的名相,而且除了上述几位之外,还有长孙无忌、褚遂良以及后起之秀马周。这些人的官职并不一样,但都是宰相,这就和唐朝的三省六部制有关了。

三省指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六部指尚书省下属的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每部各辖四司,共为二十四司。三省分工明确,中书省负责草拟颁布皇帝的诏书;门下省负责审核政令;尚书省负责执行国家的政令。三省职责明确,提高了办事效率。三省的长官为中书令、门下侍中、尚书令,这就是宰相的职务。由于武德年间,李世民曾经担任尚书令的原因,日后的尚书省长官为左、右仆射。按祝总斌先生对于宰相的定义,宰相一职除了具备参政议政权外,还具有监督政策执行的权力,这两项权力缺一不可。

这一制度,在如今看来还有可取之处,贞观年间,供职于门下省的,恰恰就是魏征,李世民本人的许多不合理的诏书,都是被魏征审核后,认为不恰当而被封还的。魏征最典型的封还诏书的一次,仍旧与封德彝有关,封德彝当时身居尚书右仆射的高位,向唐太宗建议,男子年满十八岁,身高力壮还未当过兵的,强制去服役,这封诏书到了门下省,就被魏征封还,魏征的理由是,唐朝开国后,就有“男子二十岁当兵,六十岁可免”的规定,李世民此举是带头破坏唐朝的律令。李世民懊恼魏征太固执,魏征语重心长地向唐太宗他解释竭泽而渔的道理,倘若男子都来当兵,赋税减少,向谁征收?李世民才幡然悔悟。正是由于李世民本人比较民主,广开言路,才缔造了大唐盛世。

贞观后期,由于三省长官的名额有限,帝国运转又需要更多的宰辅人才,所以官员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参议朝政就会成为事实上的宰相,因侍中、中书令皆是三品,如果尚书仆射不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则只管尚书省本省之事,至此,尚书省长官已经退出宰相之列,不再决策,只是执行,这和贞观初年,封德彝能够参与朝政有着很明显的区别。此后,担任宰相职务的官员品级越来越低,只要有参知政事的头衔,就可以是事实上的宰相。

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三省制度有效运转,除了名相的努力,不可或缺的是李世民本人对三省制度的尊重,在后期,越来越多的君主尝试破坏这种制度,为个人私欲张本。

贞观朝之后,有两个很明显的例子:

其一,发生在武则天篡位之前;

武后改中书省为“凤阁”,改门下省为“鸾台”,他一手提拔的宰相刘祎之却是心存大唐的忠良,他在预感武则天篡位之前,说道:“太后既废昏立明,安用临朝称制!不如返政,以安天下之心。”武则天大怒,命令当时的肃州刺史王本立(贪官,曾为狄仁杰弹劾)审问刘祎之,刘祎之问道:“不经凤阁鸾台,何名为敕?”敕是一种合法的,具备权威的朝廷正式文件,武则天没有经过中书的起草,门下的审核,这是不合法的,另外,即便宰相有罪,也应该由负责监察的大臣专门弹劾,而不是直接下诏指定谁来审理,武则天此举已经赤裸裸破坏了唐朝的政治传统,在这之后,她强硬得处死了刘祎之。

其二,安史之乱爆发后,唐肃宗李亨即位于凤翔;

由于没有唐玄宗的直接禅让,唐肃宗的地位并不稳固,所以他急切得需要建立功业,也需要笼络名士。杜甫从长安逃到凤翔,“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杜甫,《述怀》),谒见了唐肃宗。唐肃宗见他一路颠沛流离,浑身衣服破破烂烂,十分感动。遂于五月,任命他为“左拾遗”。“拾遗”就是一个专门给皇帝提意见,负责提醒、监督皇帝的官职,官阶虽不高,但都属于皇帝身边的谏诤之官和近侍之臣(供奉官)。

适逢宰相房琯与叛军交战失利,杜甫上书为之求情,惹得唐肃宗大怒,直接把他交于三法司定罪,这首先就不符合程序,虽然房琯、严武、张镐努力相救,杜甫得以幸免于难,但随后唐肃宗再次下了墨制,把杜甫外放省亲,由于省亲多达百日,已经违反了唐代官员休假的规定,所以导致,杜甫即便省亲回来,也是被罢免。

“墨制犹云墨敕,不由中书、门下,而出自禁中者也。”也就是唐肃宗这道对杜甫的放逐令,是没有经过中书门下的副署,完全是皇帝绕过宰相,直接下达的。制敕书面仅有书写皇帝命令的墨字,既无中书起草之署名、门下审查之署名,更无门下省送尚书省施行时所盖门下省之朱印,书面只有墨字而无朱印粲然,此墨制之所以名为墨制。(选自互联网)

因为皇帝的素质是有限的,而宰相是从全天下的精英中筛选出来的,要想让一个庞大的帝国有序运转,皇帝肯定要依赖宰相,资质平庸如刘禅,在诸葛亮的辅佐下,还能三分鼎足。杜甫对这个事实是了然于心的,所以他在被外放的时候,写下了“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在对唐太宗追忆的同时,怕也有对唐肃宗的惋惜。




发布人 : 赵璐